• slider image
:::

DREAM - 訊息分享 | 2017-07-10 | 人氣:501

轉貼夢的N次方總召集人、山中大叔王政忠主任Facebook訊息:

【夢仍未央,執子之手,未竟之渡,與子偕行】

夢N在宜蘭結束的下午,照慣例,我走到學員夥伴離開的出入口,一月在雲林是雲科大的活動中心門口、三月在苗栗是育達科大的川堂、四月在屏東是屏東教育大學的行政大樓一樓,最後一區的宜花北北基,我則是站在蘭陽女中的校門口.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想法,只是想跟從四面八方遠道而來夥伴們揮揮手說再見.
一位有點年紀的老師看見了我,要我稍待一下,轉身出校門又回來,捧了一盒梨子,說是他家自己種的,要我務必收下.
我知道他是要表達感謝,我也知道推辭不了,所以我收下,她抱抱我,要我繼續加油,並且期待明年再見.
有時候是一瓶罐裝茶,有時候是一盒喉糖,有時候就只是交會而過淺淺點頭的微笑.
我知道,這些心意背後傳達的是甚麼,我都接收到了.
其實,接收到的比這些更多更多,好的壞的,善意的誤解的,支持的訕笑的,督促的冷箭的,熱情的冷眼的,隨著我有一個夢到第三年結束,我越來越能幾近坦然的全部都接受.
■在地、扶持與自主,才能看見遍地開花的實踐
夢N在2017的四個分區,總共吸引超過5000人次報名,實際報到則是4700人次左右,扣掉重複參加的夥伴,約有4400人參加過2017年的夢N.這些參加的夥伴當中,超過80%來自這些分區的在地任教老師,這是夢N希望落實的【在地】;四個分區總共邀請了近300個講師,這些講師有70%來自各分區的在地亮點教師及國教輔導團員,這是夢N希望落實的【扶持】.
至於【自主】,我們對於縣市政府教育局處最基本的請求就是落實在沒有一封公文加註:請貴校派員參加.
那麼整個夢N的工作坊的組織及課程的【自主】呢?
從2015年的夢一到現在,所有夢系列的經費都來自教育部,這不是評斷一個工作坊或研習是否「由下而上」或者「自主」的指標,我們身在體制內,獲得或請求公部門的經費支持發展我們的專業,這是一種天經地義,或者說公部門本來就應該支持教師發展教師專業,目前所見台灣教學現場的諸多教師專業發展社群、工作坊、工作圈、研習多是申請教育部的經費補助辦理,少數自發性繳費籌辦的研習或工作坊是另一種選擇,使用者付費也是另一種天經地義,兩個天經定義沒有衝突,我只是要交代夢系列的經費來自哪裡.
牽涉是否自主的關鍵在這個研習或工作坊是誰想要發起或辦理的?是我.
參加的人又是誰要她來的?自己.
那麼課程、講師、形式等等呢?
自2015籌辦我有一個夢開始,整個講師的籌組邀請、課程的規劃架構、活動流程的形式細節乃至於網路平台的建構運作,出錢的教育部從來沒有任何一句干涉的話,相反的,在許多行政細節上,部裡的夥伴給予我們專業的建議,讓我們不至於被熱情沖昏了頭,無心干擾了各主辦縣市教育局處的行政合法程序,甚至,當我遇上某些想要影響夢N由下而上的獨立自主性的人或單位,部裡長官從沒有關說我,而是擋在我前面,阻絕了可能的干擾,比如我堅持夢一夢二到夢N四個分區開幕上台致詞講話的就只是一個教育部代表、一個承辦縣市代表、一個場地主人(某些場地主人也婉謝上台說話)以及夢的總召集人.
夢N當然是一個由下而上的教師專業自主工作坊,這樣的【自主】是我們共同守護的珍貴價值.
那麼【實踐】呢?
我想先問你為什麼來夢N?
因為可以和妳心中的神人拍照?來看看這是一個什麼夢?感受一下大拜拜的熱鬧氣氛?收集歷年名牌?
或者,想精進自己課堂的教學?想學習更多有效的教學策略?再次檢視自己教學盲點?確認自己教學亮點?
或者,認識更多志同道合的夥伴?尋找可以揪團組成社群的戰友?獲得拍拍秀秀的取暖安慰?吸取到處都是的教師正能量?
都好,都可以的.
相同,不代表一體;相異,不代表對立.
你可以有千百種的原因自四面八方而來夢N,一起踏進夢N,一起逐夢,然後帶著千百種被撫慰被填實被充滿被點亮被喚醒被期許被擁抱被疼惜被鼓舞的滿足感自夢N而去,在12小時的紮實課程之後,帶著兩天被洗滌新生的身心靈,跟著你身邊上千腳步,一起離開夢N,一起築夢.
你可以因為熱鬧而來夢N,但我相信你會帶著專業離開夢N..
台灣不缺熱鬧,事實上,已經夠熱鬧了,不論課堂內或課堂外.
對於夢N這塊招牌,所有夢的講師夥伴與我,都戰戰兢兢的期許並自我要求-專業,才是夢N無可取代的招牌.
那麼離開之後呢?
當然是回到課堂實踐,或者跟你在夢N找到的夥伴組織或參與社群共備.
夢N今年四個分區的近300個講師,有41%是過去的學員,這是實踐;數咖從40人的社群成長到11000人,並且在7月舉辦了第一屆年會,這是實踐;MAPS社群已經在國小組獨立另立社群運作,這是實踐;國小國語組的雲團隊講師有多少是曾經的學員,這是實踐.
從夢一到2017的夢N,近10000個參與學員,有超過70%是因為看見曾經參與過夢系列的學員在自己課堂的實踐,而知道了夢N,然後報名了夢N,這,當然是實踐.
更別提不勝枚舉不可勝數的大大小小因為在夢裡找到夥伴而成立的社群或讀書會,這些都是夢N推上一把的教學現場實踐.
因為自主、扶持、在地,所以才能看見這些遍地開花的實踐.
實踐當然不容易,不同的學校型態、文化、氛圍或者個人的業務、班經、家庭乃至於社會環境或社區狀況等等,都可能影響實踐的程度,如果實踐那麼容易可以普及,官方帶頭推動的學習共同體、社群人數超過四萬的學思達、三家出版社都推薦的MAPS或者媒體雜誌強力邀請幾番來台宣講的翻轉教室不是早應該全國開花舉校皆然?
正是因為知道不容易,所以我們勇敢作夢.
不是做一個壯大獨尊誰的夢,而是做一個成就每一個自己課堂教學的夢.
夢的平台裡海納廣邀台灣教學現場各種具體實踐的有效教學策略,讓參與的學員可以依照自己的教學現場需求選擇班別;夢的平台裡吸引招喚台灣教學現場各門各派的高手大師或者菜鳥新人,或者就只是日復一日守著自己教學天地的老師們,來這裡遇見老夥伴、找到新夥伴、變成好夥伴.
來夢N,不是來學我的MAPS,是來學好的各種方法;來夢N,不是只為了追著誰跑,而是找到夥伴一起走.
夢N從來不是為了壯大誰而來,而是懷抱著勇氣與希望回到課堂實踐而離開.
*數據統計來源包含「夢的N次方」網站平台大數據及各分區專門人員現場訪談紀錄.
■已經改進、尚待努力以及被誤解的
先說已經改進的.
從夢一的旗幟飛揚延綿數公里到今年縮限至校園內必要的路線指引,從夢一的三餐加點心到今年只有午餐便當,從夢一的彩色印刷講義到今年的限制頁數黑白影印,從夢一的精緻名牌到今年的回收名牌套,從夢一的開幕各色座椅套到今年的舉牌引導入座,從夢一的統一報到到今年的一律上課教室簽到盡可能精準採購便當數量.
我們努力將形式降到最少,將表面減到最低,將浪費控制在上千人的活動可以接受的誤差範圍內.
當然,嘉義縣網兩位老師將夢的N次方網路平台逐漸建構完備,讓講師群不必重複填報各種資料,讓縣市主辦單位有單一窗口可以聯繫匯報行政程序,讓學員可以從包括FB、Gmail或縣市Open ID各種路徑報名並即時獲得完整的研習資訊,讓媒體有公開透明的影音資料可以報導,讓夢可以一個分區一個分區調整行銷宣傳策略等等.
這是我們一同努力的,也謝謝教育部的理解與支持.
再說尚待改進的.
這部分可以可以參採月鈴老師的文章閱讀:https://bell5-platform.blogspot.tw/2017/07/n.html?m=1
我的綜合分析如下:
1. 夢的起因是偏鄉,所以偏鄉教師參與比率是我們最在乎的事,三年來統計:夢一夢二是25%左右,2017年的夢N提升到37%左右,推測是因為分區辦理所以讓偏鄉教師更方便就近參加,所以2018的分區必須讓偏鄉教師更方便就近參加.
2. 夢不僅是為了偏鄉,偏鄉不是地域不是遠近,只要沒有得到專業而公平的教室就是偏鄉,我們期望城市型態學校或城市裡的邊陲夾縫學校,也能在夢裡找到夥伴,所以2018的分區必須將城市也邀請進來,同時不同分區的講師及課程規畫也必須有所調整.
3. 承上,所以講師專業必須更精進,講師類型也必須更廣泛,我們預計在2017年底辦理夢講師全員精進工作坊,這個三天的工作坊我們期望凝聚彼此共識、規劃2018各組不同分區課程脈絡主軸、跨界學習剪報力、導入GOOGLE及APPLE教育APP或平台在教學的運用、分科教學專業從怎麼教到教什麼、課綱與素養在課程的設計與實踐等等,除了這三年參與夢的講師群之外,我們也會邀請更多希望在未來可以參與夢的優秀講師們,一同凝聚共識、跨界學習、精進專業.
4. 國中自然的社群與共備模式一直走在很前面,這也是我對於夢一直以來的想像與逐步落實;國中自然與數學咖啡館講師培植的教練模式,更是我心心念念的下一步,年底的講師精進共識營,就是為了這樣的想法落實而開展的.
最後是誤解的.
夢N講師的住宿是依照核銷規定編列的預算,並由主辦縣市統一安排,除了各組召集人之外提供兩天住宿,其餘講師只提供實際授課日期的前一天住宿,不管夢N在宜蘭或屏東,至於所有未實際授課的各組助教只能自費住宿,更別提偶爾陪同的眷屬也只能自費住宿,何來攜家帶眷用公費出遊?
夢N講師的晚餐除了宜蘭提供便當之外,其餘三區的晚餐都是自理的,講師群們私下聯絡感情或邀請主辦縣市局處夥伴共進晚餐聯誼,都是自費,何來動用公費核銷餐宴?
夢N講師的T恤除了第一次領取是公費配給之外,後續採買也是向主辦單位登記自費購買,我自己就花了超過4000元買來送給感興趣的朋友,何來借用公費作為私人交際之用?
夢N講師對於每一分區的工作團隊都表達推崇尊敬之意,特別是每一個分區承辦縣市都動用了大量的校長主任擔任工作人員,好讓老師們可以心無旁鶩的專心參與工作坊,屢屢在各分區會場接過校長主任親手遞交的便當,我們都是深深鞠躬致謝,何來頤指氣使?
夢N的召集人在組織講師群時,一定都是先動用自己多年的人脈與認識,邀請在地國教輔導團開設班級,讓在地國教輔導團的亮點教師有機會被更多在地老師看見,從雲林到苗栗,從屏東到宜蘭,都是這樣的,除非在地縣市輔導團明確表達想要趁難得的機會多觀摩夢團隊其他講師的課程內容,我們才會在原本規劃的夢講師群之外,再另外邀請外地講師開設足夠的班級,何來只高唱或只獨尊外地和尚比較會唸經呢?
夢N的各科講師群為了呈現最棒的12小時課程,往往必須事先共同備課討論課程流程及內容,而各科講師群常常又身處不同縣市,因此要約在同一個地方備課就必須交通往返,這部分衍生的食宿交通費用,都是講師群自己吸收的,何來公費下午茶外加BUFFET?
我深深感佩麗雲老師的智慧之言:讚美的話大聲說,批評的話要仔細查證後,小心說.
夢的成形何其不容易,要聚集多少人的善意與願意,才能走進並貼近每一處教學園地?
這些對於夢的整體形象有關係的,我非常願意仔細說明.至於對我個人的揣測與臆度,就到我為止吧,我的確沒有做的更好更仔細更注意更細膩的,我試著再多努力一些,除此之外,如果有機會我們碰面,我很願意說說原委,如果沒有機會碰面,那就也無風雨也無晴.
比如夢N在宜蘭,我請了我在宜蘭的好朋友協助包括我在內的講師接送,這位好朋友為了避嫌,在我要求之下,向他工作的出版社請了三天自己的休假,只為了更機動的載運幾位時間無法完全配合主辦單位接泊車時間的講師,同時,為了感謝我的講師夥伴們在大熱天辛苦上課,我自費購買飲料請他和他的朋友幫我分送,因為是我個人心意,也就不好麻煩宜蘭的工作團隊,兩天晚上與講師朋友的聚餐也都是我們每個人繳費均分,何來受出版社款待,借花獻佛之說呢?
我唯一從夢裡得到的油水,就是多了10KG的肉掛在身上,其餘也就沒有了.不過,那也是我自己先天易胖,後天偷懶找藉口沒有更勤勞運動造成的,怨不得別人.
是的,我也只能反求諸己,在這麼龐雜的運籌帷幄裡,還要時刻記得提醒自己注意身前身後左邊右邊的人事往來,雖然其實也沒有多少人會因為關於我的這些那些而參加或不參加夢N,但,我知道我站在台前,聚光燈下難免抖落一身灰塵,只是,聚光燈一年才幾次?我的朋友們卻要經常被視若塵埃,真是抱歉.
■那麼,關於未來及永續呢?
這個部分就請大家搭配著我的開幕PPT閱讀(見下方留言),或者上【夢的N次方】網站搜尋開幕直播的影像,用聽的.(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g-U0mFVkhU )
2015~2016是夢的第一階段,我們採取全國集中一區的模式,號召感染並行銷我有一個夢,期望有更多台灣不同角落的夥伴知道這個夢,在這個階段同時推出【社群經費申請計畫的試辦方案】.當然,受我邀請而來的夢的講師群,必須熱情又專業,同時課程與教學必須實用又好用,讓每一個來參加的夥伴離開夢之後都能成為我們的口碑種子.
2017~2019是夢的第二階段,由全國集中一區走向分區辦理,當然就是希望更在地的促成扶持力量的生根與深耕.
(1) 2017年是四個分區(彰投雲嘉/桃竹苗中/東屏南高/宜花北北基),以工作坊為主,帶領大家學會備課,願意找到夥伴共備,願意組成或加入在地社群並回到課堂實踐.
(2) 2018則是4+6共10個分區(請參考我的PPT),這個4,就是2017年主辦的這四個縣市,其餘則是新加入的包括台北、新北等6個縣市,這一年仍將以初階工作坊形式進行,但會融入更多以素養導向或符合課綱精神的課程實際與操作示範,至於進階工作坊部分則由各自的社群自己帶領操作,這個階段,會是更積極鼓勵夥伴組織或加入社群的重要關鍵一年.
花東金馬澎可以自主提出申辦單一縣市的夢工作坊,教育部將專案補助,我也會組織夢的講師群及在地講師群前往協助開班,讓東部及離島夥伴可以免受舟車勞頓之苦就近參加.
(3) 2019除了2018加入的這6個分區縣市持續辦理基礎工作坊之外,2017這四個分區的主辦縣市(雲苗屏宜)將轉型為辦理論壇,也就是2016寒假夢一回娘家的形式,由各社群邀請課堂實踐家或社群自主報名,回到論壇來分享自己在課堂實踐的歷程,論壇應該還是兩天,每一個時段(約30分鐘)分科分年段進行課堂實踐分享,老師可以自由選擇哪一個分科教室聆聽.
花東金馬澎仍然可以自主提出申辦單一縣市的夢工作坊,教育部仍然會專案補助,我也依然會組織夢的講師群及在地講師群前往協助開班,讓東部及離島夥伴可以持續就近參加.
(4) 2020之後,夢N希望完全轉型為論壇形式,也許四區,也許六區,讓更多課堂實踐家可以分享,讓老師們可以回流充電吸取他人實踐經驗.實作共備工作坊希望完全由社群運作取代.
花東金馬澎的專案補助則仍然可以申辦.
是的,社群備課應該是一種日常,課堂實踐也應該是一種日常,分享充電就交給未來的夢N,歡迎大家一起回娘家,回夢N這一個屬於大家的娘家.
至於「夢的N次方」平台將持續努力,以成為「華人地區最大的友善共備平台」為目標,期許:
(1) 獲得更多教學社群網站的同意鏈結
(2) 鏈結整合線上教學資源平台(建構中)
(3) 更多教師加入線上觀課平台的課堂教學實錄
(4) 貫通所有行政流程完成線上揪團申請社群補助功能
(5) 成為最多社群願意在這裡公告揪團研習資訊的平台
■感謝
夢N在宜蘭的第二天上午,我照慣例約了宜蘭縣教育處長、科長、教育部代表及宜蘭縣工作團隊的主要成員一起到每間教室走走,被急CALL而來隨行的攝影師在出發前問我:為什麼要走每一間教室?
我說:你走了兩間就會知道.
他又再問:那要做甚麼?
我說:你走了兩間就知道.
我們走進第一間教室,先謝謝學員們願意報名前來一起圓夢,接著邀請學員一起謝謝主辦縣市的辛勞,謝謝志工同學,謝謝講師群的用心,然後我們一起拍張照.
一二三,讚!二二三,耶!三二三,揪咪!
如同過去每一場夢的工作坊,我都會這樣做,只要參加過夢的工作坊,一定都會驚訝然後興奮,然後離開之後會懷念,然後在下一次參加的時候期待這一刻.
那是一種溫度,夢專屬的溫度,一種彼此接近彼此,彼此扶持彼此,彼此感謝彼此的溫度.
那是一種平凡卻迷人的溫度,我知道你在那,你知道我在這,我們都知道我們在一起的溫度.
那種溫度,就像大叔永遠不準卻讓人聽了會暖心的莫忘初衷.
離開第二間教室之後,我問了攝影師:這樣知道為什麼要走了嗎?
攝影師燦爛的笑開來,點點頭.
是的,好多好多的感謝.
感謝教育部一路以來的無條件支持,支持我們貫徹由下而上的自主專業成長,那是我們自己的課堂,我們願意讓自己的課堂更好,你們就請放心相信,我們會繼續將夢實踐,先談教學,再談教育,你們會看見的.
謝謝各分區承辦縣市的教育局處長官,你們的用心,讓行政作業越趨完美,謝謝你們.
謝謝各縣市國教輔導團的前輩與夥伴,謝謝你們願意相信夢並不想取代誰,而是提供一個彼此合作的平台,讓需要獲得扶持的教學現場夥伴可以不孤單.
謝謝各分區承辦縣市的校長主任,你們一肩扛起行政庶務,讓老師們可以心無旁鶩的在夢裡學習,沒有你們,夢就有了缺憾.
謝謝各分區提供場地的大學或高中,謝謝在教室裡的服務志工,謝謝嘉田與明勳,謝謝你們.
謝謝2017夢N的講師群,特別是幾個主要的召集人:麗雲、扶堂、阿威、夢華、老彭、淑媛、健豐、秀敏、月鈴姐、莞如老師、小P、彥文、秀梗老師、宜岑、秋琴、fatbat、喬治、維民、國珍、均一、小武、盈全、雅雯、進成、心儀、尚彬、小房子、政傑、俊儀兄等等等,就一切盡在不言中了.這時候,也只能「蹦蹦!我挺你」了!
謝謝你們,謝謝大家,謝謝每一個築夢的你.
■後記
最新的數字顯示,0823-0824的夢N在南投報名人數已經來到633人,13個班已經有9個班爆滿,其餘4個班也幾近額滿,這是單一縣市的夢系列啊!不同於去年倉促籌組,甚至還有不少老師是被校長動員而來,這一次,研習公文文字我親自撰稿給教育處發文人員,同時在幾乎沒有任何網路宣傳的情況之下,我自己服務的縣市呈現這樣的狀況,真是令人感動.
夢,繞了一大圈,回到自己的所在地,能看見這樣的狀況,有一種被接納被理解被認同的感動.
這種感動,近似今早月鈴老師發文帶給我的感動.
我相信沒有一種單一教學法可以解決所有教學現場的問題,所以夢盡可能邀請所有在課堂實踐過的有效教學法;我也相信,沒有單一個別成功經驗可以複製到所有其他教學現場,所以夢邀請大家來到這裡聽見看見再對照檢核自己的經驗.
改變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不改變也從來不是一件一無可取的事.
改變是因為覺得自己不夠好,可以更好,所以想要改變.
不改變或許是因為檢核對照過,發現自己已經達成教學目標或者早就走在對的路上.
改變可以有千百種原因,不改變也是.
夢歡迎邀請所有想要改變的夥伴,也尊重接納離開夢之後還不想改變的夥伴.
當然,不願意改變也有可能是因為還不想面對或者還不認同改變,那麼,就請夢的夥伴在教室裡繼續實踐,繼續醞釀改變的氛圍,繼續示範改變的美好,繼續鋪陳改變的情境,繼續影響你的與他的,你們共同的學生,讓學生因為你的改變而發生的改變,觸發可能的他的改變,好嗎?
夜,好深了,這篇文章好長,如同這一路以來的夢的足跡.
夜,會過去,天亮時當你看見並且閱讀完畢,抬起頭,或許就會看見白雲藍天裡的陽光燦爛,如同這一路風雨無阻的夢的顏色.
夢仍未央,執子之手,未竟之渡,與子偕行.

 

:::
夢N研習報名
  • 臺南市領綱核心素養實作工作坊(夢N臺南版2017)-研習報名
  • (請先登入)

    報名系統操作說明